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稿紙以外

馬家輝的部落格

 
 
 

日志

 
 

电视红尘背后的生态思考  

2009-06-16 20:33: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港“亚洲电视”的主控权于数月前落入台湾企业家之手,蕴酿了一阵子,最近终于推行连串改革,一方面大量引入包括《康熙来了》在内的台湾节目,另一方面自行制作一堆深具“台湾特色”综艺专辑,例如模仿秀、歌唱赛之类,奋力在竞争愈来愈激烈的电视市场内杀出一条血路。

 

  成败如何,尚待观察,但此番改革难免令人对香港的“电视生态”再有联想。

  什么叫做“电视生态”?

  打个粗浅比喻:亚视只是一棵大树,它的存在定位与兴衰成败,往往不是本身策略与攻势所能全盘左右,而更须视乎它跟其他大树(即其他电视媒体)处于什么样的“相对位置”。要谈,就不能只谈大树而不谈树林,甚至,不能不谈影响树林衍长的空气和养分之类的环境因素。

  摊开这样的一张“电视生态图谱”,我们大致可以测度出一些值得探究的问题,譬如说:

  有人质疑,香港《广播条例》清楚要求香港的电视台必须“植根本土,维护香港观众利益”,如今,亚洲电视愈来愈“台湾化”,是否等同“背叛”了香港观众,有损“香港观众利益”?然而,话说回来,在全球化猛力激荡的年代里,谁能判断什么是“香港观众利益”?又如何保证某种运作模式确能“维护香港观众利益”?亚视引入具台湾特色的经营模式和节目方向,开拓了香港观众的娱乐视野,有何不可?

  即使一间电视台的资本来源百分百“植根本土”,假如它愈来愈不敢碰触严肃的时事议题,只愿来来去去制作嬉笑胡闹或八卦煽情的节目,或拍来拍去都是浅碟式的吃喝寻欢和SM式的竞赛游戏,香港观众长期观之看之赏之笑之,心灵由之沦为浅薄,这样的电视台是否就真的“保障”了观众利益?观众在无形之中损失了开拓视野的“眼界利益”,又由谁来监管和补偿?

  既然《广播条例》规定电视台经营者必须努力让“观众获提供更多元化节目选择”,为什么不可以在资金来源和合作对象上采取更开放立场,让不同的电视机构有机会选择不一样的营运伙伴,透过多元化的协作形式,为本土观众的思维与视野提供更大刺激,提升整体的“香港利益”?甚至,在跨媒体的控制权上,为什么不能考虑略为放宽,让业界在稍为松绑的法则下适应“资讯汇流”的新形势?旧时代的保守法规,恐怕早已不适用于新时代的资讯游戏了吧?

  在亚视和无线的对弈以外,香港其实尚有数个收费电视频道,多年来,某企业财团不断以接近垄断的市场力量妨碍对手竞争,是否合乎公平准则?

  更严重的是,香港的“公共广播政策”到底要拖到何时才翻新启动?在文明社会里,商营电视台愈不碰触时事,公共广播愈有需要办得宽宏;商营电视台愈禁忌多多,公共广播愈有需要百无禁忌,商与公之间,绝非互相独立割裂,而是互为监督互为刺激,政府迟迟不愿公布“公共广播政策”,不仅有碍公共广播之落实开展,其实亦等于纵容了商营电视台之颟顸霸道。政府为什么这样反应迟钝?到底在怕些什么?担心什么?背后有何不可告人的现实考量?

  电视红尘,热热闹闹,但其实在热闹背后隐藏着某种诡秘而严肃的金钱政治纠缠,这是电视新闻主播不会告诉你的事情,电视剧演员更不会告诉你,因为他们很可能根本不会懂,因为,嘿,他们很可能根本没有阅读《南方都市报》上的本人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215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