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稿紙以外

馬家輝的部落格

 
 
 

日志

 
 

人地相宜  

2009-11-02 14:2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地相宜——浅析香港的「土地意义重整运动」


假如时事新闻是一出可被随意控制的DVD长篇剧集,且让我们按一下手上的遥控器,把片段倒流设定于9月18日的那个时间点,场景是中文大学:唐英年于演讲后回应提问,当有人问及关于菜园村的收地争议,他挤起例牌笑容,结结巴巴地覆述「兴建高铁是为香港整体利益着想,所有人都应该协调配合」之类例牌答案,但在过程里,把「菜园村」错说成「草园村」。

坐在他身边的蔡子强是一位耿直君子,坦率地纠正他的语误,然而语音未落,唐英年司长再度误「菜」为「草」,令蔡先生一时之间不知道应否再度纠正,表情略有尴尬。

从细处看,这场景可以只是演讲里的一段小到没法再小的诙谐插曲,枝节末流,笑过即算,若往大处看,见微知著,我们难免暗暗懊恼,怎么一位司长连一个近来这么重要这么关键的地名亦没法记住,在他心里,到底有没有这条村的位置、有没有村内居民的重量?是否在高官的眼里,任何村落甚至任何空间都只是其「N大建设」蓝图上的一个小圆点,只要喜欢,只要高兴,大笔一挥,画几条直线横间,即可凭借「发展」之名把圆点左迁右拆?在高官的眼里心里,到底有没有「人」这个字?

或许正因根本没把「人」放在眼里,高铁方案打从开始即没认真对村民进行聆听、游说、沟通,即如菜园村关注组在回应声明所指,「菜园村逼迁问题源自行政当局对新界乡村非原居民社群的漠视,把他们当成可以随便驱赶拆迁的二等公民。广深港高速铁路在刊宪前,政府只跟被原居民垄断的乡事委员会磋商,将车厂选定在石岗菜园村兴建,被逼迁的菜园村非原居民却一直蒙在鼓里,连最起码的资讯也缺乏(现方案只有非原居民被逼迁)。这种不平等待遇,是日后菜园村民激烈抗争的重要原因。」是次菜园村抗争的总口号是「不迁不拆」,背后展现的恰恰是行政官僚所一直没法了解或即使了解亦不愿认同的生活价值,那就是:人与土地的依附共存。人,生活在土地上面,每天24小时各自以不同的方式跟土地进行对话,土地绝对不止是只供买卖流转的「空间」(space) ,而更是被灌注了个人意义的「地方」( place),唯有认同这点道理,行政官僚在开展任何所谓规划以前才会把人及其跟土地之间的对话内涵盘算在内,反之则只把所有规划流程化约为「有待解决的技术问题」,只重「价格」,不问「价值」,终令「价格」与「价值」赤裸裸地对抗相争,煮鹤焚琴,两害双输。

这当然不是什么抽象的哲学思考而具体的实践结果。

英国社会学家纪登斯(Anthony Giddens)在近着《气候变迁的政治》里论及蔓延全球的新社会运动,清楚指出「人地相宜」的价值观是过去20年的复兴产物,其有两大实践源头,一是风起云涌的绿色保育潮流,另一是殊途同归的身分认同政治,两者互相冲激碰撞,驱迫现代人重新思考生活与土地之间的共存意义。土地,是脚下踏足之所,是实实在在的起动原点,亦是生活意义的承载和创造场域,任何对土地的冒犯便是对人的冒犯,同理,抽离了人而谈土地,意义亦不存在。

香港的新社会运动并未自外于全球洪流。远的不说,过去数年,在香港出现的一连串社会抗争皆跟「人地相宜」有着深刻而直接关连,从保护维港到守卫利东街,从哭喊天星到愤怒皇后,从呼唤一间旧戏院到哀悼一座旧街市到想像一片西九龙,愈是跟土地相关的荒诞官僚作业愈容易激发呐喊情绪,也愈得到年轻世代的动员支持。且看数天前的「千人怒撑菜园村」,现场有七八成是20来岁的年轻人,尽管他们可能一辈子从未耕过半分钟田甚至根本不分辨果菜品种,但他们已经懂得并且珍惜土地的生活意义,不再天真地把「价格」直接等同于「价值」。 (我常直觉怀疑年轻人的「土地意识」或跟愈趋频密的街头游行颇有相关,甚至亦受愈来愈多的「行人专用区」渗透影响。唯有惯于把脚踏在马路之上,才会感受到土地的实在意义。Take back the street,土地不止可供匆忙路过,亦可供缓慢地蹓跶使用,可用来游戏、抗争、生活,建构自我意识。这是另一个有趣的分析题目,有机会细论。)「人地相宜」的实践行动除了反映于菜园村抗争,其实亦隐约现身于其他议题之上。如果菜园村事件象征着「村民与土地」的价值辩论,中产阶级对于高昂楼价的焦虑呐喊便是「住民与居所」的自主争夺,至于号称建构什么什么「N小时生活圈」的高铁计划则将牵动「香港与大陆」的关系重组;这三项近来最受关注而且紧紧相扣的社会议题无不涉及香港特区作为「一个地方」的多元意义诠释。是的,近数年来的一波新社会运动或可称为「土地意义重整运动」,它遍地开花,却又源于这样的核心思考:土地不仅仅是商品,它不仅仅有价格,更有意义。

至今为止,这样的思考方式仍然没法被政治党派或行政官僚所妥善应对、吸纳。后者一直在「价格漩涡」里深陷打转,故难在「人地相宜」的意义立场上跟新世代展开对话;前者则仍被困限于「有普选,or冇普选?」的旧政治生死对决力场之内,面对新世代,竟是如此苍白无力,因此也公平地愈来愈难得到新世代的效忠支持。

就社会运动的性质而言,香港是「成熟」的社会,而且奇怪地,愈是年轻,思维愈是「成熟」、愈能贴近全球趋势。反而常以「我也曾年轻激进过」为荣的政治人物和行政官僚似皆钝化,眼中除了dollar sign,没有其他——他们还连「菜」和「草」都分不清呢。

  评论这张
 
阅读(320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